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金庸小說中的人名

時間:2019-10-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宗子 點擊:
 
金庸小說中的人名
   金庸喜歡在文章中玩小把戲,樂在其中,無傷大雅。
 
  《碧血劍》中有溫家五兄弟,所謂溫家五老,名字分別是溫方達、溫方義、溫方山、溫方施、溫方悟。看似文雅,第一個諧音“大”,后面四個,也不過是數字的土音。五老之外,還有一個溫方祿。
 
  高級一點的玩笑或能暗示更多。讀《笑傲江湖》,一開始是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對小師妹岳靈珊一往情深的癡愛,但自洛陽綠竹巷起,另一位姑娘出現,身份高,本事大,救助令狐沖,好比觀音下凡。待到這位神秘女子的芳名揭出,你立馬明白,岳靈珊這姑娘再好,也沒戲了,人家任大小姐才是令狐沖的“真命天女”。即使不借助讓礙事人物突然死掉的俗套,岳靈珊也肯定玩完。要說玄機,卻很簡單。金庸先生用《老子》中的文句給人物取名,令狐沖和任盈盈,出自《老子》第四章的“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沖和盈,一虛一實,本是一體——人家是天生的兩口子。《笑傲江湖》的這個大懸念,算是給我一早破了。
 
  金庸命名人物,有兩個常用手段。一是把現成的古代人名換個姓,聽上去就非常典雅。比如《倚天屠龍記》中的殷野王,用野王為名,絕不是一般人想得出來的。顧野王是南朝著名的文字學家,《玉篇》的作者。同理,《俠客行》里有個武功很高的怪人謝煙客,“煙客”是清初大畫家王時敏的號。芥川龍之介改寫中國故事《秋山圖》,一開頭就是“王煙客”。張無忌的“無忌”二字大名鼎鼎,先有魏國公子無忌,后有唐朝的長孫無忌。古人的人名對聯說:“藺相如,司馬相如,名相如,實不相如;魏無忌,長孫無忌,你無忌,我也無忌。”金庸先生當然是百無禁忌的。《神雕俠侶》里還有一個李莫愁,情形類似。莫愁作為女孩的名字,歷來為文人所喜歡,林語堂的小說里,就有一位姚莫愁。更為人所知的是楊過,借用了南宋詞人劉過之名。劉過字改之,“過而能改,善莫大焉。”這是《左傳》里的金言。《射雕英雄傳》里郭靖給楊過取名的時候,就娓娓動聽地講了一番改過的道理。
 
  換姓是最簡單又絕對討好的方法,近現代的人物,但凡名字比較講究的,多半能在古代找到同名同姓的。最近的一個發現是,宋代有個男子,叫凌叔華。唐朝詩人高適字達夫,胡適得其名,郁達夫得其字,各得其所。錢鍾書學問淵博,《圍城》兩大男主角,名字也是這么來的:方鴻漸,唐朝有茶圣陸鴻漸(《聊齋》里有《張鴻漸》);趙辛楣,清代有大學者錢辛楣(大昕)。
 
  第二種情形是名字雖普通,故意用少見的復姓,也能造成古色古香的效果。公孫谷主叫公孫止,女兒叫公孫綠萼。換為常見的姓,喚作張止、劉綠萼,光彩頓時消失。當然,《射雕英雄傳》等書中有很多少數民族人物,他們用復姓理所當然。而且金庸的小說并不靠這個立足,不過添些助興的小道具罷了。不像末流的武俠小說,人物竟然全都是這種姓,真是“姓不驚人死不休”了,也可見如何的黔驢技窮。
 
  金庸早期的小說,手法略顯生澀,人名也不那么講究。《碧血劍》的男主角叫袁承志,女主角叫青青,太普通,太像今天的人名。蠻夷女子一直是金庸喜歡拿來添加奇情異景的道具,從《碧血劍》中的何鐵手到《笑傲江湖》里的藍鳳凰,越寫越生動。藍鳳凰的名字,有聲有色,聞名如見其人。但何鐵手不好,過于直白,不像女人的名字。后來袁承志嫌它不雅,改為諧音的何惕守,更加迂腐,難看又難聽。
 
  《天龍八部》中的人名都簡單清爽,段譽蕭峰,一文弱一剛勇,名字的音調亦然。鐘靈和鐘萬仇,鐘是專注匯集之意。鐘氏父女的名字可就好玩了:鐘靈,集靈秀于一身;鐘萬仇,所有倒霉事都讓他攤上了。阿碧、阿朱、阿紫,信手拈來,恰到好處,是地道的江南風味,而且是南朝樂府中的江南風味,清秀無匹。木婉清“有美一人,清揚婉兮”,但因為姓木,脾氣有點兒怪(書中段譽初聞其名,稱贊道:“水木清華,婉兮清揚。”為了扯上“木”字,雜湊出兩句,其實上下句不相干)。王語嫣是“嫣然一笑”變成了“語笑嫣然”,她雖然漂亮,卻不茍言笑,反而像個老學究。《笑傲江湖》中的人名無一字無來歷:岳不群用《論語》典故,向問天直接搬用屈原的篇名,任我行含贊賞之意,左冷禪則全是諷刺——又左又冷,偏說是禪。左冷禪送到華山派當臥底的勞德諾,人既不堪,名字也古怪得很,念之繞口,像翻譯過來的洋名。
 
  不過,《笑傲江湖》里的人名還是出了一個小小的疏漏。武當派的掌門,叫作沖虛道長。“沖虛”二字,自然還是出自《老子》,出在令狐沖、任盈盈得名的同一章。“沖”的意思就是虛。俞樾解釋說:“‘道盅而用之’,‘盅’訓‘虛’,與‘盈’正相對,作‘沖’者,假字也。”道教人物,用沖虛為名,可以說再好不過了。但有一個問題:沖虛這個好名字,已經被征用了。占有它的人,是道家的大人物——列子。唐朝崇尚道教,認老子為祖宗。天寶元年,唐玄宗追封莊子為南華真人,《莊子》被尊稱為《南華真經》;列子為沖虛真人,《列子》被尊稱為《沖虛真經》。后代的道士,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好冒用祖師的尊號。金庸先生好像特別喜歡這兩個字,《俠客行》里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石清夫婦的同門,上清觀一個脾氣暴躁的小道士,也叫沖虛。
 
  這個問題,就像宋人吃辣椒一樣,大概被金庸先生忽略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