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時間的雕刻

時間:2019-10-0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劉荒田 點擊:
時間的雕刻


 
   前年春天,我置身于夏威夷的海灘,在雪白的沙子上鋪一條浴巾,舒坦地躺下。碧藍近在咫尺,不時氣勢洶洶地撲打過來。我被微咸的海水覆蓋著臉,水流走后,細沙散在頰間和鼻翼旁。看著身邊的沙,在浪花中進退、翻滾,留下一道道棱線,我忽然想起時間對人臉的雕刻。毫無疑問,這是人間最恒久、最繁復、最有看頭的藝術。這一工程,須有雙方的合作,人獻出身體,時間拿出刻刀。人體的新陳代謝,從成長、成熟到衰老,不停頓地進行。
 
  同樣,人一輩子持續進行的,是時間對其的雕刻。在這個工程的預備期,時間假手許多物質。最先,派遣羊水,浸泡、塑造,使胎兒成型。瓜熟蒂落,嬰兒離開了子宮,以臍眼為終生的印記,從此,成為獨立的個體。
 
  從出生的第一天,雕刻師——時間便在場。無一幸免地,我們被這個最稱職的藝術家置于完全嚴密的控制中。首先,雕刻師制作“粗坯”,大而化之,輪廓和線條,以簡單為原則。嬰兒皮膚的嫩滑,兒童眼睛的澄澈,少男豐茂的頭發,少女修長頸項上的絨毛……這些,都屬于偉大藝術家的創作。他為每個人打“草稿”,總是先粗后細,先淺后深。所謂“天真”,指的就是沒有被時間精細加工的樣子,一如沒有云彩和污染的藍天,避開霜雪風暴侵凌的春天的草葉。
 
  青春是時間的杰作,整個作品的格局已定。男子的皮膚長了毛和青春痘,肌肉帶上山岳的棱線,嘴唇上下有了粗硬的胡楂;女子的身體有了誘人的曲線,臉孔帶上桃花一般的嬌艷。如此蓬勃而蕪雜,嫵媚而敏感,雕刻師欣賞時也陶醉了,忘情了,不舍得再加一刀。這就是為什么世間留下稀缺的“不老”的神話,但限于某個時期。
 
  然而,時間的創作,不以“完美”為終點,他的使命是“完成”——把工作直做到心臟停止跳動的瞬間。
 
  人到中年,雕刻師開始施以“工筆”。飽滿額頭上的三道橫紋,是中號刻刀利落地刻下的,抬頭之際格外昭著。隨后以小號刻刀的精細鏤出眼角的魚尾紋。光滑的頰下開始“水土流失”,一道道紋被刻刀鑿開,繼而被歲月的流水沖刷復沖刷,終于成為溝壑。這個永不停歇的雕刻師,有的是輔助工。他讓四季不同的風,吹拂手頭的作品。春風給少婦的眉眼刷上慵倦的性感,秋風呢,有如掃過密林一般,使得人的頭發變得蕭疏,下一步就是披上白雪。
 
  大抵而論,時間對每一個人生命的下半部,基本上都做減法。這是雕刻師的工作原則,正如大師羅丹的名言:“雕刻就是把多余的去掉。”豐腴變為瘦瘠,浩瀚變為細小。反其道而行的也有,如腰圍和老年斑與日俱增,但改變不了生命化繁為簡的總體格局。
 
  時間的功夫若只下在人體外部還好,人有望保持心靈的年輕。可是,時間必須履行使命,那就是“完成”——時間的完成就是人的完成。欲望從繁復變為簡約,情緒從激昂變為平和,思想從膚淺變為深刻。而內與外,常常是一致的。睿智的眼神配通達的心靈,邪惡的表情配陰險的靈魂。然而,不乏內外相悖的例子——歌德在86歲那年,狂熱地追求一個16歲的少女,在即將邁入死亡的肉體內,居住著一個翩翩少年。如此地不合邏輯,如此地忤逆宿命。看來,時間的雕刻,未必每一刀都按照既定的步驟。生命的多彩和詭奇即在這里。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