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邪教的構成

時間:2019-10-0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凱瑟琳·泰勒勒 點擊:
洗腦心理學(全文在線閱讀)   >  邪教的構成
  
  
  
  如上所述,邪教是一個等級分明的組織:通常有一個領導者和一定數量的追隨者(他們所處的地位可能不盡相同,比如:新手、能手、領導者面前的紅人,等等)。領導者和追隨者為組織帶來了不同的需要,也從組織得到了不同的滿足。用心理學的話來說,領導者提出自己擁有神授的能力,而追隨者則依賴于領導者。他們被一個共同的“認知圖景”捆綁在一起:一個思想、信仰、態度和感受的集合體。在后面的章節中,我們會具體探討領導者及其追隨者。但不管如何任意定義,仍有一些心理機制是存在于各種組織之中的。也有一些對許多邪教都十分普遍的機制。我們需要考慮邪教組織在成員間實施思想統一時所運用的技巧,然后將其與洗腦中運用的極權主義技巧進行比較。
 
  
  組織內與組織外
 
  
  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兩者永遠不會相遇。
   
  
  拉迪亞德·吉卜林,《東西方民謠》
  
  
  從我們最低級的知覺過程到治療他人,將事物分類是人類大腦最基礎的活動。如同許多視覺幻象所顯示的,偶爾巧合或空間迫近即已足夠。如果在我們看到一個事物的同時聽到了聲音,除非事先知道,我們通常會假定此聲音是該事物發出的。在整個生命過程中,我們在集合、分類中獲得了不計其數的概念范疇。我們以此加快了理解世界的速度。如果我能夠將一個新鮮事物判斷為“貓類”范疇,我會立刻反應出這個新事物的所有儲存信息(“食肉動物”“可能喜歡亂抓”“不會舒服地待在我的廚房里”)而不用重新思索。這使我省下了大量時間和精力,這絕對是一個生存優勢。
  
  打開任何一本流行的神經科學書籍,你可能都會找出吹捧人類大腦極其復雜的語句。這種復雜性使人類置身于他人必須應對的復雜事物之中。如果不想在社會交往中癒癒碰碰,那么我們就需要捷徑。我們將在下一章探討這些啟示,我們會看到廣告人是如何賺到我們的錢的。現在,我們可以注意到分類是我們所尋求的一種策略。如果我把一個人定義為一個組織的成員,那么該組織的相關信息就會使得我對這個人的反應沾染上該組織的相關特點。
  
  維特根斯坦指出:一個沒有概念界限、沒有可能反例的概念,其傳播能力是十分有限的,甚至是毫無意義的。“可能”這個詞至關重要,因為實際的反例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我可以把你定義為“需要排泄之人”組織中的一員,盡管我知道事實上這個組織沒有反例:每一個人都需要排泄。“需要排泄之人”這個概念是有意義的,因為我可以輕易地(即無須將自己捆綁于相應邏輯)想象出一個不排泄的人:電影中隨處可見這樣的人。對組織來說也一樣,定義一個組織一我們一就暗示著可能性,以及通常實際存在的組織外一他們。這種定義組織內(我們)和組織外(他們)的傾向(被社會心理學家認為是歧視的核心所在)對我們來說再尋常不過了,他們會根據極具欺騙性的標準將人分為“內”“外”兩種:不僅僅根據性別、年齡、外貌或信仰,更有甚者居然還會依據心理實驗室中實驗者的任意指派。
  
  一般而言,自然組織(那些不是出于研究原因而建立的,如社會心理學組織)鼓勵成員之間相互吸引。這種吸引并不僅僅局限于浪漫或性:我們喜歡和“能夠給我們提供回報”及“在基礎層面比如:信仰、興趣、個人背景,以及價值觀方面與我們相似”的人交往。我們也往往對在地理或功能上(例如:網絡世界)與我們鄰近的人(或物)產生吸引力:我們反復地遇到他們,似乎增加了對他們的好感。從事社會交往的人會把他們的體態動作、聲音和面部表情同步化,通常情況下他們不會意識到這些:這就導致他們行為和情緒的聚合,一個被稱為“情緒感染”的過程,這一過程是伊萊恩·哈特菲爾德等在《情緒感染》一書中提出的。感染可以增加感知相似度,從而提高相互的吸引力。因此我們可望在邪教中發現成員之間不僅有共同的信仰與興趣,還有共同的背景與基本價值觀。我們也可望發現,作為一個邪教成員,該成員會認為那是值得的,可以滿足領導者和追隨者的需要。對邪教深人的分析(比如艾琳·巴克的《文鮮明教會的創生》)表明:事實的確如此。
  
  不管組織是否是自然形成的,它都會對思想和行為產生極大影響。在權衡他們作為成員的投人和所得時,人們的依據通常是成本效益比。這會促使他們為了加入或逃離某一組織而付出極大的努力(這種努力會影響組織成員身份的評估:難以加入的組織會喚起更多的承諾,這就是為什么這些組織有如此可怕的人會儀式的原因)。一旦成為組織成員,他們就會持續受到組織規范和組織角色的影響。就像帕克斯和桑娜在《團體業績和交往》中所指出的,“規范告訴我們何種行為是否被其他成員接受”。例如:盡管沒有明令禁止在大學畢業典禮上發生性行為,但每個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是不應該做的事情。組織成員都被給予了特定的角色,比如規定他們成為一名慈善機構的出納員。規范和角色都起到了之前提到的啟發功能:他們加速并撫平了組織間的關系,使組織更加有效,身處其中更加舒適。
  
  每個人都是眾多不同組織的成員,他們的不同體現在成員所占有的認知圖景的數量:即他們對于每位成員的重要性。同一個業余足球隊的不同成員,看待成員身份也是不同的:比如,一個長期懷有抱負的運動員和只想進行一些體能訓練的同事,兩人的感受肯定是不同的。同樣,對于同一個人來說,也可能有兩個不同的組織成員身份。我弟媳可能把自己定位為“一名會計師”和“一名伯明翰市民”,但與后者相比,前者在更大程度上顯示了她的身份。與其他日常組織相比,邪教占據了成員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它們顯得很突出,甚至接管了成員的認知圖景。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