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不過是個墳頭

時間:2019-10-1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胡震生 點擊:
做單(全文在線閱讀)   >  不過是個墳頭
 
 “晚上一起去夜店?好啊。”
 沒有雷越,謝正一個人又開始抓耳撓腮的想起那個性感的師媚,自己上次在她那里栽了跟頭,無論如何也希望能找回來,來證明自己。
 師媚的確是個夜店的老手,性感的臀部靠著謝正的大腿根部,一點點的扭動,就在它慢慢崛起的時候,又一個轉身正對著剛剛燃燒的謝正,媚笑著看著他如饑似渴的眼神,一點點的再讓那團火慢慢的熄滅。
 如此往返,謝正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拉著師媚就離開喧鬧的夜店,擠進出租車。
 
 “帥哥,你要去哪?”
 “酒店,去我房間。”
 “你行么你,可別又讓我失望啊。”
 一進房間,謝正就瘋狂的脫掉了師媚的紗裙,狠狠的在她翹臀上咬一口,夜店的挑逗已經讓他欲火焚身了。
 “怎么,這么著急,好久沒找小姐了?”師媚一把推開性急的謝正,嗔怪的看著他。
 
 嗡
 嗡的一聲,謝正感覺自己好像被大錘達到的太陽穴上,大腦一片空白,正在燃燒的腎上腺瞬間就滅了火,那里一下子就軟了下來,低下了高昂的頭。
 “你再這樣下去,就會無家可回,身邊永遠都是只能上床的小姐,不是你人生的伴侶。”雷越的話一下子又跳進了謝正的腦海。
 “我每天都在等著你來約我,來看看我……”俞可可那張淚流滿面的臉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謝正看著身邊這個陌生的房間,眼前這張陌生的床,還有那個陌生的師媚,他一下子癱軟在床頭,默默的閉上眼睛,因為眼淚已經不由自主的占滿了眼眶。
 他想回家。
 
 他想回到那個叫做家的味道里,想回到俞可可的身邊,是的,她想回到俞可可的身邊和她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能。”
 謝正擺擺手,雙手捂住眼睛,自己已經無法再面對著師媚,面對著自己,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你又怎么了?”師媚奇怪的看著淚水慢慢的從謝正手縫里溢了出來。
 “我,我,我想她,我想和她重新開始。”謝正一張口才發現自己已經哽咽了,說不出話來。
 師媚默默的遞上了紙巾。
 “你傷害她了?”
 謝正默默的點了點頭,他根本無法想象自己曾經造成了那么大的傷害。
 “你喜歡她么?”
 “她,她,讓我有家的感覺。”我想她。
 “那你為什么還要傷害她?”
 師媚拿被子遮掩住自己的身體,轉身坐在床邊,看著癱軟的謝正。
 “我,我,我是個混蛋,我對不起她。”謝正強忍著眼眶中的淚水,可是它們還是默默的流了出來。
 “謝正,我也希望和你一樣,能碰到一個讓自己有家感覺的人。碰到了不容易,好好的把握住,做個真正的男人。”師媚輕輕的撫摩著謝正的頭發。
 
 謝正赤裸的趴在床上,讓自己的淚水肆意的流淌著,他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回去面對俞可可,面對過去的自己,好讓自己的生活重新開始。
 
 
 謝正在起飛前,給俞可可發了個短信。
 “MBI贏得移通湖南,我贏得年度最佳銷售獎。我今天回北京,非常想你,想和你在一起。”
 ……
 
 飛機已經開始了盤旋,從鉉窗望去,北京的空氣依然是那么的混沌,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地面的樣子,可是謝正發現那個依然混沌的北京,此刻卻讓自己歸心似箭,安靜的機艙里都充滿了家的感覺。
 
 飛機落地,他打開自己的手機。
 
 高飛的短信先進入眼簾。
 “兄弟,湖南贏了,我們的合作也該開始了吧。”
 俞可可也回復了他的短信。
 “不管你跨過多少座高山,在我心中,你不過是個墳頭。”
 
 謝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起頭,機廠的工人正在樹立一個巨大的廣告牌,上面寫著“歡迎進入隨需應變的時代”,巨大的白色牌子擋住了夜幕初上的北京。
 他活動活動雙腿,自己該先邁左腳還是右腳呢?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