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房門

時間:2019-10-1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琉璃海沐雨 點擊:

 房門



 九月末一個悶熱的夜晚,清淡的月光透過微開的窗戶溜進房中,在地板上灑下青灰色的影。盧曉夜心事重重地隨意翻看著一本小說,從半小時以前到現在,她不記得書中任何文字印記在自己腦中。窗外的蟲鳴隨著晚秋溫熱的空氣飄入屋子,悠長凄涼。

  盧曉夜一邊翻弄著書頁,一邊用余光向客廳一角的沙發看去。沙發上的男子昏昏沉睡,發出微弱的喘息聲。盧曉夜將書扣在身旁的桌子上,輕飄飄地挪步過去,她在茶幾的紙抽中抽出一張紙巾,彎下腰慢慢地擦拭男子額頭細密的汗珠。男子從微張的口中發出微弱的喃喃聲,沒有醒過來。盧曉夜保持著彎腰的姿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面前的這張臉。

  男子的臉雖然英朗俊秀,此時卻滿是疲憊,蒼白如紙,眼窩有些深陷,即便昏睡著仍然眉頭緊鎖,面部肌肉不時抽搐。所有這些,盧曉夜看在眼里,憂心不已。

  過去一周里,她身感疲憊,精神恍惚,同時內心充滿困惑。此時,她的心中正盤算著。

  沙發里昏睡的男子名叫安羽然,是盧曉夜公司的同事。他爽朗健談,為人幽默和善,工作能力極強,是公司的紅人。在盧曉夜的心中,他就像原野中一棵耀眼絢麗的向日葵。她只是癡癡環繞在他周圍的一只不起眼的灰色蝴蝶。她不夠美,不足以吸引他。但是安羽然每一次無意的關懷,溫暖的微笑,總讓她如同墜入粉色的絲絨夢境。因此,在她心中隱隱地藏著一絲迷茫而又自知不切實際的幻想。

  一周前,盧曉夜正埋頭于惱人的工作報告。前一晚的公司宴會上,她喝得酩酊大醉,以至于自己如何返回住處的問題,她仍一無所知。當她正被宿醉和工作搞得頭疼不已時,安羽然竟毫無征兆地沖破幻境闖入她的生活。工作室的門被輕輕敲響的時候,盧曉夜正恨恨地翻著七零八落的文件。“請進。”聽見敲門聲后,她冷淡地回應。門把手慢慢地轉動后,房門應聲而開。來人站在門口沒有走進來。盧曉夜不耐煩地抬起頭,安羽然謹慎地站在門口,臉上仍掛著熟悉的迷人的微笑,只是稍微有些不自然。然而盧曉夜并沒有注意到他臉上這些細微的表情,她只是像被人在嘴里塞了一只青蛙,呆呆地張著嘴,說不出話。

  盧曉夜和安羽然兩人在工作中沒有業務往來,日常交集幾乎為零,最多的也只是走廊間擦身而過時的相視而笑。因此,當他主動找到她的時候,盧曉夜只感覺一陣眩暈,好像有人將一只沾滿蜜糖的足球狠狠地踢在她的臉上。頭暈,還有點甜蜜。

  盧曉夜用了幾秒鐘強迫自己冷靜,并且在這幾秒內快速搜尋事情發生的理由。她發現自己的腦子已經亂作一團,負責思考的一部分腦組織已經罷工。她只好繼續張著嘴癡傻地盯著他看,最后,任憑嘴巴不由自主地發出幾聲,勉強算作對來訪者的問候。

  “有---有什么事嗎?”

  “抱歉,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你?”安羽然眼神飄忽,稍顯緊張地說道。

  “沒有,沒有。”她故作平靜地說道,眼睛怔怔地望著安羽然,拿著文件停在半空中的手一動也不敢動。

  安羽然輕飄飄地走到盧曉夜的桌前,順勢側過身將一只手扶在她的桌子上,眼睛直直地看著地面,沒有繼續說話。盧曉夜不知如何處理眼前的狀況,不敢正視他的臉,于是將目光下移,看著他那白皙細長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自己的工作臺。兩人都沉默著,空氣如凝固一般,只有輕輕的敲擊聲。

  數十秒后,安羽然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整個人完全靜止,像一尊蠟像立在桌前。有那么一剎那,盧曉夜感覺到一絲寒意,眼前的狀況稍顯詭異。

  “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盧曉夜從這瞬間的驚訝與困惑中緩過神來,謹慎地問道。

  沒有回應。

作品集琉璃海沐雨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 上一篇:夜路
  •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琉璃海沐雨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10-11 20:10 最后登錄:2019-10-11 20:10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