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愛是妻子腳上那根繩

時間:2019-10-10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王安寧 點擊:
愛是妻子腳上那根繩


   深秋的朝陽是溫暖和煦的,給大地灑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公園里的草坪,被草尖上小小的露珠鋪滿,變得白茫茫的。幾只不知名的小鳥,在草地上悠閑的散步鳴叫,不知是在喝瓊漿玉液般的露珠還是找食吃。不甘退出季節的紫薇,卯足勁在枝頭綻放出最后的芬芳。幾株黃得燦爛的桂樹,憑借自己的獨特優勢,沒費力氣就壓倒群芳,把公園變成了沁人心脾的香海。

早晨是公園最熱鬧的時候,幾株修竹邊一幫紅衣服正在作操,相鄰是一群跳交誼舞的老頭老太太,再往北還有兩行正在走秀的資深美女們。移動音響發出的聲音此起彼伏,踩著鼓點的人們在各自享受著屬于自己的樂趣。那份歡樂,那份自信,那份無需言表的幸福感,就明明白白寫在每個人臉上。

   我坐在玻璃亭下,如其說是觀賞美景,還不如說是在等待一幕愛的故事重演。

   遠遠的他來了,推著一輛輪椅來了。他姓黃,年近七旬,輪椅上是他的老伴兒。輪椅上的她穿一件紅上衣,頭歪在一邊,有氣無力,眼睛似睜非睜。只見老黃緩了口氣,給老伴兒右腳下綁上一截自行車內胎,內胎軟和,不會硌腳。再在腳后跟用一截膠帶把腳和內胎固定住。這才給內胎系上一根筷子粗的繩子,然后把老伴兒慢慢扶下輪椅。夫妻兩人面對面,老黃扶住妻子左手臂,妻子在手杖幫助下艱難的向前邁出一步,老黃再拉動纏在手上的繩索,幫妻子換右腿上前。在拉動右腿時,老黃的右手還得扶住妻子,怕她站不穩摔倒。路旁有路燈桿,每二十米一個。老黃就這樣連拉帶扶,一次只能走六個燈桿。就是這短短的一百二十米距離,老黃和妻子要足足走上近一個小時。只見他滿頭是汗,氣喘吁吁,妻子也累的搖搖欲墜。老黃扶妻子坐上輪椅休息,給妻子喝口水,自己也蹲在一旁擦擦汗,抽袋煙,緩口氣。

   老黃說,每天要走四百八十米,早上二百四十米,下午再二百四十米。每走完一百二十米必須休息一下,等體力恢復再走六個燈桿。 不管酷暑嚴寒,天天從不間斷。聽老黃說,起初妻子兩腿根本不會動,全靠自己一手扶著,另一只手挪了右腿再挪左腿。一天下來自己都累的在床上動彈不得。為節省體力,他想出了拴繩子的辦法,這樣可以減少他的彎腰下蹲次數。

老黃是個樂觀的人,他說妻子今年初得下腦梗,好好的一個人,一下子就不能動了。經過近九個月的艱苦鍛煉,已經好多了。現在幫助妻子康復,就是他的全部工作。去年家里拆遷了,賠了一百多萬元,還補償三百平米住房。妻子一輩子和自己一起吃苦,一定要讓她享受到今天的幸福。

   眼前的情景,使我想起了電影上在教堂結婚時神父的問話:“你是否愿意這個男子(女子)成為你的丈夫(妻子)?無論是疾病還是健康,都愛他(她)、照顧他(她),永遠對他(她)忠貞不渝直到生命盡頭?”這幾句話說起來容易,若真碰上要履行諾言的一天,那該是對人性和毅力多大的考驗啊!也許這位黃老伯根本不懂這些,結婚時也沒發過什么“海枯石爛”的誓言,但他的行動不就在詮釋著什么叫“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嗎?相信那些看見這一幕的人們,一定也和我一樣,把這愛的一幕頌歌刻在了自己心里。也許還會暗暗問自己一句:若真有一天自己攤上了,和老黃一樣,要長年累月為妻子拉動腳上那根繩索,我能做到嗎?
 
作品集王安寧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王安寧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3-05-15 08:05 最后登錄:2019-10-16 15:10
分分彩定位胆稳定打法